My Sherlock-.-

这他妈明明是多比!!
怎么漂日本去了!

最近被这个歌迷住了。。。
副歌尤其精彩啊!
我觉得这首歌很配教授,还有伏殿,还有德殿啊。。。
想象一下,,给他们做一个混剪,配乐是这首歌,一定超燃!
(我还是偏向教授的。。毕竟最爱教授😂)
We've gone way too fast for way too long
我们走的太快走的太久
And we were never supposed to make it half this far未料到会走这么远
And I lived so much life lived so much life
我经历了如此多风雨 如此多磨难
I think that God is gonna have to kill me twice
我猜上帝大概会赐死我两次
Kill me twice like my name was Nikki Sixx
赐死我两次 就像我的名字尼基 赛克斯的寓意
I woke up in my shoes again but somewhere you exist singing
我再次醒悟 而你还在某处歌唱
Oops I did it again I forgot what I was losing my mind about
天啊 我又做到了 我忘记了脑海中曾经的迷失
Oh I only wrote this down to make you press rewind
我记下这些让你按下倒带键
And send a message that I was young and a menace
来告诉人们 我曾经年轻力壮并令人胆寒
And
曾经
And
曾经
And a menace
曾经令人胆寒
Young and a
年轻并令人胆寒
And
曾经
And
曾经
And a menace
令人胆寒


非常抱歉占tag,但是我真的觉得这首歌超燃!!超适合教授!!还有伏殿!!德殿!!

不如说全部食死徒吧😂😂😂

老邓年轻是红毛。。
老了是白毛。。
按理说,应该有一个时期是粉毛。。。
啊啊啊想想粉毛的校长就好苏😂😂😂

GG会很开心的。

杰克船长与海盗船

现代, 游乐园
巴杰(应该算吧。。)








  游乐园里五颜六色的小彩灯,绚丽的晃花了杰克的眼睛。
  杰克捏着兰花指,摇摇晃晃的在人群中走着,头上带着那个格外惹人注意的帽子。
  一艘海盗船映入了杰克的眼帘。
  “well,一艘。。。海盗船。”杰克皱皱眉。
   只是这船没有缆绳,没有锚,连帆都没有。
   杰克嗤了一声,这破船没有与黑珍珠的可比性。
   杰克晃了晃身体,走到人满为患的冰激凌摊点旁边,没事人一样的用兰花指捏起来一个冰激凌,转身就走。
   突然,他看见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巴博萨。
   杰克笑了:“哦,老朋友。”
   然后他幸灾乐祸的看着巴博萨被海盗船的宣传人员生拉硬拽的坐进了海盗船。
   杰克快步走进了海盗船,专门坐在了巴博萨的后排。
   而专心研究安全带的巴博萨个根本没注意到杰克。
   杰克落座,偷偷把冰激凌藏在了身后,注意到跟他坐同一排的女人好奇的眼神。
   杰克挑眉:“美丽的女士,你也爱好刺激么?也许。。。我们可以换种方式来感受一下刺激。”
   没等女人回答,海盗船便开动了。
   杰克拿出那个冰激凌开始慢条斯理的舔。
  随着海盗船的摇摆幅度不断加大,身旁女人的尖叫声也不断攀升。
   整条船的人都在尖叫,只有杰克和巴博萨不为所动。
   “嘿,你们烦死了,这算什么,”杰克嘟囔。
  海盗船摆到了垂直,人们都大声尖叫,杰克也像被吓到一样,伸出兰花指把冰激凌扣到了坐在他正前方的巴博萨的头上。
   巴博萨被吓了一跳,摸到了头上冰冰凉凉黏黏腻腻的冰激凌,慢慢的转过头,带着两道冰冷的,可以杀死人的目光。
   然而身后的人又让他吓了一跳:“杰克 斯派洛?!”
   杰克皱眉:“是杰克 斯派洛船长,巴博萨。”
  巴博萨用手指抹下一坨冰激凌,问:“你这是什么意思?”
   杰克扯着嘴角,定定的望着斯派洛。
   突然,他扯开了嗓子,开始尖叫。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成功的与其他人的尖叫声混为一体,也成功的吓了巴博萨一跳。
   巴博萨抽了抽嘴角,转过头去。
   然后从怀里掏出来一个青苹果开始啃。
   快速啃完,在顺手往身后一丢。
   杰克敏捷的抓住了苹果核,悄悄的塞进了巴博萨的口袋里。
   海盗船逐渐停摆,游客们一排排的下了海盗船。
   巴博萨迅速的起身,往地面走去,正在欣喜自己甩掉了杰克,突然,一只手抓住了他的袖子。
   巴博萨没转头,咬牙切齿的说:“杰克 斯派洛!”
   杰克一脸奸笑:“啊哈,想甩掉我?可惜失败了。”
   就在两人拉拉扯扯的过程中,工作人员走过来:“先生,海盗船游乐项目十元一位。”
    杰克和巴博萨互相瞪视,突然,杰克后退一步,面带礼貌的笑容:“他是我男朋友,他来付钱。”
    巴博萨倒吸一口凉气,继而脸涨的通红。
    “哦。。好吧。。两个人二十。。杰克,你要记得还我钱。”
     巴博萨掏兜,然后摸出了那个苹果核。
     空气顿时凝固了。
     “杰克 斯派洛!!!”巴博萨大吼。
      而一直站在巴博萨身后的杰克早已遁走。
  
  

电影费洛蒙:

推荐一些值得一看的燃到爆的电影! ​​​​

四院院长。。
假如麦考夫是斯莱特林院长,夏洛克是拉文克劳院长,约翰是格兰芬多院长,雷斯垂德是赫奇帕奇院长。。。
邓布利多会牙疼的。

………………………………………………………………

“heysherlock,校长规定分院仪式教授必须去!快起来!”
果敢的格兰芬多院长一把把拉文克劳院长从沙发上拔出来。
“John.我认为哪只小巨怪分到拉文克劳和我没有任何关系,有你就够了。你为什么不去拉文克劳呢?”
夏洛克假装想了想:“哦,原来是格兰芬多那宛若金鱼一般的大脑太小。而且,你太老。”
“.........”沉默之下,约翰攥紧了拳头。




“Mike,你们学院的两条小蛇偷偷决斗,还误伤了一名赫奇帕奇。”雷斯垂德挑眉“身为院长,我们需要谈谈。”
麦考夫盯着雷斯垂德,慢慢挑起一个诡异的笑容:“单独谈话的机会真是难得。我想我们应该先谈谈私事?”
“嘿你要干嘛?”
“斯莱特林院长和他的床乐意为您效劳。”
   欲哭无泪的雷斯垂德想,连赫奇帕奇院长都被斯莱特林欺负...可怜的小獾,,院长不能为你讨回公道了呜呜呜....

超想看斯内普和夏洛克互怼。。。
然后邓布利多和麦考夫一起在一旁讨论局势。。。

Annie:

“你知道吗,”小天狼星突然开口,表情看起来骄傲又忧伤,“你刚出生的时候我和詹姆曾经讨论过,你在霍格沃茨的生活恐怕很难超越我们当年的成就。即使毫无疑问的,尖头叉子会把隐形斗篷和活点地图给你,外加我们掠夺者所有的恶作剧心得,但还有什么能比每个月圆之夜用阿尼玛格斯变身后和一个狼人逛遍霍格沃茨更刺激呢。结果你看,我的教子和他的朋友们给出了多精彩的答案——平均每年打一次伏地魔,甚至为此组织一个军队。你比我们当年酷多了。你们都是。”

【Johnlock/BBC】Gingerbread Man ⑥

妮妮牵着大角鹿:

【Sherlock黑化预警】
【OOC预警!!!!】


--------------


Chapter 6


John在第二天下午再次急匆匆赶往苏格兰场,因为第三名死者的头颅找到了。


大家都没想到,居然这么快就找到了。


死者的头颅是在城郊某个建筑工地上被发现的,工人们都吓得半死。


是啊,正在楼外施工作业的时候突然有一颗拴着线的头颅悬在你面前,谁会不被吓到?


没多久后,这名死者的身份也被确定了。


他是一个海外非法贩卖人口组织的头目,这个组织在一些贫穷国家买卖人口,这伙人可以称得上无恶不作,他们曾经跟其他商人一起将渔民们非法囚禁在荒岛上,还曾将岛上在逃跑过程中不幸得病或饿死的人的头颅割下威胁岛上其他试图逃走的人。


现在,凶手将他的头也切了下来。


死者的头颅的头骨上被穿入一根长150mm直径5mm的钢钉,无比坚硬的头盖骨因此被钻出一个洞。


钢钉上面栓着一根弹性绳,挂着头颅从尚未封顶的楼顶吊下来。


John看到那颗头颅的时候不禁感叹了一声,这个人该有多少耐心,能把头盖骨磨通。


他有专业工具!他突然被点醒了似的。


对啊,如果没有专业工具,他怎么可能在人的头盖骨上钻出一个这样的孔?!


“Greg,这种案件的凶手,一般的推测要么是凶手要么是屠夫。如果按常规看,的确应该是一名医生或者屠夫这类精通身体构造的人,他有专业的工具。但是屠夫的可能性不大,因为他应该是个思维缜密的人,如果是仇杀或者情杀,下手如此狠毒以至于要割下对方的头颅,应该不是屠夫所为,一个屠夫通常不会如此有耐心。但是如果推测为医生,也有待商榷。但我想这大概可以确定为高智商犯罪,凶手应该是一名男性。还有,我觉得这个人可能很自负,他杀害的人都是一些道德败坏但未曾接受应有制裁的人……所以我猜想,他把自己当做了那位公正的制裁者,他想用这种残忍的方式给出最公正的裁决……”John在办公室里给Lestrade打电话。


那边Lestrade说他已经开始展开调查,John又开口道:“调查本市的医生和医学教授,这类精通解剖的人都要调查。此人未婚,学历较高,同时也……等等!”


“怎么了?”那边的Lestrade疑惑的问了一句。


John声音变得有点颤抖:“Greg,你想想,这个人为什么这么了解这些人,可是这些人明明在周边人眼中都还不错……他们的案底要么在我们这里,要么还在调查中,可他赐给他们的死法都影射了他们曾经犯下的罪行……”


“凶手可能是内部人员?或者可能有能力盗取苏格兰场的资料?”Lestrade反应过来。


John的声音变得更加紧张,他严肃的说:“要尽快排查……一个30到40岁的男性,聪明冷静,高学历,可能家族背景显赫,家庭完满但童年并不幸福,或者说可能是他感觉不到幸福——说明他的精神状况可能和别人不同。此人单身,有单独住所,但可能不止一处。他可能有一辆车,估计是挂牌车。还有就是,他幼年时期的档案,应该比较模糊。”


“嘿,John,很自信啊。”一个声音在他耳边响起。


John吓了一跳,捂住电话听筒:“Sherlock?你……你怎么在这?”


“我有事找你。”Sherlock看着他说。


John看了他一眼,把电话放到耳边:“Lestrade,嗯,我有点事,先挂了。”


然后他回过头去,平静的问道:“Mr Holmes,什么事?”


“Call me Sherlock,”Sherlock对他淡淡的笑了笑“刚才你在进行犯罪心理画像测写吗?John,看来你这些年跟着我都有长进了啊,连这些都会了。”


他没有回答,只是冷冷的盯着他:“Sherlock,你到底有什么事?麻烦长话短说好吗,我一会儿还要去尸检,我有工作要忙的。还有,虽然可以说你相当于……我们的顾问,但是在没有邀请但你有急事的情况下,麻烦你还是不要随便进出我们的工作区域,你可以先跟我的助手说一声。”


“那要是……我等不及要见你了呢?”Sherlock没有生气,反而笑容更深。


他的眼睛里投射出一种奇怪的目光,有些许得意。


这让John想起了那天他叫了自己但又欲言又止的模样,他眼里还带着和那天一样的拘谨与期待。


“那也得跟我助理说。”John的口气依然不友善,而且很强硬。


可是Sherlock依然一反常态的笑得很温和:“John,走吧,我知道一家法国餐馆,我们等会儿再回来。”


John突然感到一阵寒意,可是Sherlock看上去那么温和又小心,除此之外他实在想不出到底哪里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