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Sherlock-.-

电影费洛蒙:

推荐一些值得一看的燃到爆的电影! ​​​​

刚刚搜标签
普京:暂无内容
习近平:暂无内容
李克强:暂无内容
特朗普:#@"《》,@#

老福特的意思也许是:你们可劲儿造吧。

四院院长。。
假如麦考夫是斯莱特林院长,夏洛克是拉文克劳院长,约翰是格兰芬多院长,雷斯垂德是赫奇帕奇院长。。。
邓布利多会牙疼的。

………………………………………………………………

“heysherlock,校长规定分院仪式教授必须去!快起来!”
果敢的格兰芬多院长一把把拉文克劳院长从沙发上拔出来。
“John.我认为哪只小巨怪分到拉文克劳和我没有任何关系,有你就够了。你为什么不去拉文克劳呢?”
夏洛克假装想了想:“哦,原来是格兰芬多那宛若金鱼一般的大脑太小。而且,你太老。”
“.........”沉默之下,约翰攥紧了拳头。




“Mike,你们学院的两条小蛇偷偷决斗,还误伤了一名赫奇帕奇。”雷斯垂德挑眉“身为院长,我们需要谈谈。”
麦考夫盯着雷斯垂德,慢慢挑起一个诡异的笑容:“单独谈话的机会真是难得。我想我们应该先谈谈私事?”
“嘿你要干嘛?”
“斯莱特林院长和他的床乐意为您效劳。”
   欲哭无泪的雷斯垂德想,连赫奇帕奇院长都被斯莱特林欺负...可怜的小獾,,院长不能为你讨回公道了呜呜呜....

超想看斯内普和夏洛克互怼。。。
然后邓布利多和麦考夫一起在一旁讨论局势。。。

Annie:

“你知道吗,”小天狼星突然开口,表情看起来骄傲又忧伤,“你刚出生的时候我和詹姆曾经讨论过,你在霍格沃茨的生活恐怕很难超越我们当年的成就。即使毫无疑问的,尖头叉子会把隐形斗篷和活点地图给你,外加我们掠夺者所有的恶作剧心得,但还有什么能比每个月圆之夜用阿尼玛格斯变身后和一个狼人逛遍霍格沃茨更刺激呢。结果你看,我的教子和他的朋友们给出了多精彩的答案——平均每年打一次伏地魔,甚至为此组织一个军队。你比我们当年酷多了。你们都是。”

【Johnlock/BBC】Gingerbread Man ⑥

妮妮牵着大角鹿:

【Sherlock黑化预警】
【OOC预警!!!!】


--------------


Chapter 6


John在第二天下午再次急匆匆赶往苏格兰场,因为第三名死者的头颅找到了。


大家都没想到,居然这么快就找到了。


死者的头颅是在城郊某个建筑工地上被发现的,工人们都吓得半死。


是啊,正在楼外施工作业的时候突然有一颗拴着线的头颅悬在你面前,谁会不被吓到?


没多久后,这名死者的身份也被确定了。


他是一个海外非法贩卖人口组织的头目,这个组织在一些贫穷国家买卖人口,这伙人可以称得上无恶不作,他们曾经跟其他商人一起将渔民们非法囚禁在荒岛上,还曾将岛上在逃跑过程中不幸得病或饿死的人的头颅割下威胁岛上其他试图逃走的人。


现在,凶手将他的头也切了下来。


死者的头颅的头骨上被穿入一根长150mm直径5mm的钢钉,无比坚硬的头盖骨因此被钻出一个洞。


钢钉上面栓着一根弹性绳,挂着头颅从尚未封顶的楼顶吊下来。


John看到那颗头颅的时候不禁感叹了一声,这个人该有多少耐心,能把头盖骨磨通。


他有专业工具!他突然被点醒了似的。


对啊,如果没有专业工具,他怎么可能在人的头盖骨上钻出一个这样的孔?!


“Greg,这种案件的凶手,一般的推测要么是凶手要么是屠夫。如果按常规看,的确应该是一名医生或者屠夫这类精通身体构造的人,他有专业的工具。但是屠夫的可能性不大,因为他应该是个思维缜密的人,如果是仇杀或者情杀,下手如此狠毒以至于要割下对方的头颅,应该不是屠夫所为,一个屠夫通常不会如此有耐心。但是如果推测为医生,也有待商榷。但我想这大概可以确定为高智商犯罪,凶手应该是一名男性。还有,我觉得这个人可能很自负,他杀害的人都是一些道德败坏但未曾接受应有制裁的人……所以我猜想,他把自己当做了那位公正的制裁者,他想用这种残忍的方式给出最公正的裁决……”John在办公室里给Lestrade打电话。


那边Lestrade说他已经开始展开调查,John又开口道:“调查本市的医生和医学教授,这类精通解剖的人都要调查。此人未婚,学历较高,同时也……等等!”


“怎么了?”那边的Lestrade疑惑的问了一句。


John声音变得有点颤抖:“Greg,你想想,这个人为什么这么了解这些人,可是这些人明明在周边人眼中都还不错……他们的案底要么在我们这里,要么还在调查中,可他赐给他们的死法都影射了他们曾经犯下的罪行……”


“凶手可能是内部人员?或者可能有能力盗取苏格兰场的资料?”Lestrade反应过来。


John的声音变得更加紧张,他严肃的说:“要尽快排查……一个30到40岁的男性,聪明冷静,高学历,可能家族背景显赫,家庭完满但童年并不幸福,或者说可能是他感觉不到幸福——说明他的精神状况可能和别人不同。此人单身,有单独住所,但可能不止一处。他可能有一辆车,估计是挂牌车。还有就是,他幼年时期的档案,应该比较模糊。”


“嘿,John,很自信啊。”一个声音在他耳边响起。


John吓了一跳,捂住电话听筒:“Sherlock?你……你怎么在这?”


“我有事找你。”Sherlock看着他说。


John看了他一眼,把电话放到耳边:“Lestrade,嗯,我有点事,先挂了。”


然后他回过头去,平静的问道:“Mr Holmes,什么事?”


“Call me Sherlock,”Sherlock对他淡淡的笑了笑“刚才你在进行犯罪心理画像测写吗?John,看来你这些年跟着我都有长进了啊,连这些都会了。”


他没有回答,只是冷冷的盯着他:“Sherlock,你到底有什么事?麻烦长话短说好吗,我一会儿还要去尸检,我有工作要忙的。还有,虽然可以说你相当于……我们的顾问,但是在没有邀请但你有急事的情况下,麻烦你还是不要随便进出我们的工作区域,你可以先跟我的助手说一声。”


“那要是……我等不及要见你了呢?”Sherlock没有生气,反而笑容更深。


他的眼睛里投射出一种奇怪的目光,有些许得意。


这让John想起了那天他叫了自己但又欲言又止的模样,他眼里还带着和那天一样的拘谨与期待。


“那也得跟我助理说。”John的口气依然不友善,而且很强硬。


可是Sherlock依然一反常态的笑得很温和:“John,走吧,我知道一家法国餐馆,我们等会儿再回来。”


John突然感到一阵寒意,可是Sherlock看上去那么温和又小心,除此之外他实在想不出到底哪里不对。

【麦雷】Road To Salvation(五)

南烟:

前文请戳(1)(2)(3)(4)


摸索了许久好像终于找到了放链接的方法,不知道是否正确,如果有误请戳主页~


灵感来源于杨永信事件,在阅读了微博此事件的受害者写下的纪实文章后,我构思出了这篇文章。


1991年的英国,Lestrade19岁,Mycroft 23岁,Sherlock 16岁






(五)


   “我不得不说,Mycroft,你换了地方住后比以前胖了两磅,我以为你会更享受一个人居住呢,看来Gary惯坏你了。”


    “闭嘴,Sherlock,做你该做的。”


     Sherlock看着快指到自己鼻尖下的黑色雨伞,将手中的纸揉成一团扔进了冲他冷笑的Mycroft怀里,撇了撇嘴:


    “你昨天吃了几个甜甜圈,Mycroft,你不能让我对这么明显的事实视而不见,收买人的方法真是高明。”


     Mycroft灰色的眼瞳里闪过一丝恼火:“我是来和你确认,你最近联络的人是否可靠,我们的计划不容有失。”


    “缺人并不是把Lestrade牵扯进来的原因,最后一遍,我的人很可靠,我掌控着他们,你不是唯一一个会操控他人的Holmes,我的兄长。”Sherlock苍白的脸颊浮上红晕,黑色的卷发随着他的来回踱步而晃动着。


    “你现在这个样子,简直就像一个无理取闹的小孩,Sherlock,噢,我忘了,你就是一个小孩,幼稚可笑。”Mycroft慢慢将举在半空的雨伞撑在地上,他的脸色如大理石肃穆而坚硬,不慌不忙的摆正了领带走过Sherlock身边,他的声音逐渐低了下去:


    “我们走到了关键的时刻,警惕起来,Sherly。”


    Sherlock目光跟随着Mycroft摇晃着雨伞的背影远去,他闭上眼长长的叹了一口气,脑中交叉过几张已经被他反复确认过的面孔和信息,指尖被攥的有些发白,Mycroft没错,他们知道自己在对付什么,而一旦出错,这里没有人能够救他们。


    只不过···他停留在了记忆的一点,微微蹙起了眉,在他提到Mycroft收买Lestrade的时候,似乎Mycroft并不赞成他的说辞?


    世道真是复杂,Sherlock歪了歪头,脸上扬起了古怪的笑容,居然连Mycroft Holmes也找到了他可能认为还不错的朋友。


 


    “嘿,你回来了。”合上了手中的书,Lestrade翘着脚转过了身子,他大大咧咧地站起来,毫不吝惜地给了Mycroft一个足够扫除他一天烦恼的笑容。


    “你在看什么?”Mycroft将伞靠在床边,利落地解开西装外扣,挂在门后的衣柜上,转身看见Lestrade倚着,不好意思地冲他微笑。


    “我猜猜,我的书?”Mycroft看着面前像个犯错的大男孩一样,挠着自己头发的Lestrade,无奈地叹了口气,“没关系的,我之前和你说过可以看,别紧张。”他难得狡黠地眨了眨眼,“《葡萄牙十四行诗集》,是这本吗?”


    Lestrade眼中含着毫不掩饰的笑意,将身后的书拿出来晃了晃,“我没想到你会读这个,Mycroft,这可真是非常浪漫。”


   “I love thee to the depth and breadth and height


    My soul can reach, when feeling out of sight


    For the endsof being and ideal grace.


( 我爱你尽我的心灵所能及到的,深邃、宽广、和高度——正象我探求玄冥中上帝的存在和深厚的神恩)


    Greg,她是一位我非常欣赏的诗人。”


    “Mrs. Browning(勃朗宁夫人)”Lestrade回答着,掩饰地转过身去放书,他有些手足无措,方才Mycroft念诗时灰色的眼神太过柔和,尽管他明白这只是在朗诵时附带的真挚情感,而决非怀有他意,但没有人能在他那样的注视下无动于衷。


     Lestrade觉得自己快控制不住脸上的红晕冒出来,他能感到Mycroft的手轻轻拍了拍他的后背,还有他凑上来时低语时在耳边的热度:


    “Greg,最近照顾好自己,巡查可能会很严,注意身上别带什么东西。”


     Mycroft后退了几步坐到了自己的床上,低头开始他日常的整理记录,Lestrade却僵硬在原地,棕色的眼瞳忽闪着,慢慢抬起手摸了摸自己的后颈。


     刚才,好像,Mycroft柔软的姜红色头发就擦过了那里。


 


     规矩的把手交叠在桌上,Lestrade瞥了一眼身下摇摇欲坠的破旧木椅,小心的挪了挪屁股,训导课的铃声已经响过了,往日此刻应当站在上方拿着教鞭的A4班督导却迟迟没有出现。


    一阵尖锐刺耳的响铃毫无预兆的在狭小阴暗的教室里炸响,Lestrade一惊,看见门被踹开了,为首的几名高大强壮的“优秀学员”后面,密密麻麻地跟着所有班级的督导和主管人Dr.Smith。


    这是一次紧急突袭检查,Lestrade想起了Mycroft之前的提示,脸上的血色一点点褪尽,他控制着自己不要指尖发抖,眼神顺着那堆来检查的人的鞋尖穿梭,看见Mycroft支在地上的黑伞,让他的心抖动的更厉害了,口袋里的秘密仿佛在灼烧着,他宁愿这一切不要发生在Mycroft面前。


    “最近我发现有人在背地里偷偷做小动作,今天我们来检查一下,放轻松,孩子们,把你们的外衣脱掉放在桌子上。”穿着白大褂的医生推了推眼镜,将眼前的头发抹到脑后,笑眯眯地挥了挥手。


     站在最前面雄赳赳的十几个人几乎是同时冲了上去,Lestrade沉默地解开统一下发的那件灰色外套,那件衣服只在外面缝制了一个口袋,他指尖贴着裤腿,随着粗暴地指令将胳膊举到平齐,任旁边的几人将他全身上下彻底地检查。


    “衣服里没有问题。”


    “手放下。”


     Lestrade垂眼看着准备向后迈步的几双脚,他右手手腕紧压着裤子,指尖恰好够到裤兜的边线,大拇指内扣着小心翼翼地移动。


    “等一下。”他的手被抓住了。


     Lestrade远远地瞟见支在地上的伞尖颤动了下,他脑中一瞬间起了无数纷杂的念头,但他只是抬起头,对那名医生,恶魔,那名交叉着双臂微笑的中年男人伸开了手。


     汗涔涔的手心间躺着被折了几折的纸条,上面是 Mycroft写给他的诗句,他几次挣扎都不舍得丢掉。


     他已决意不将Mycroft牵扯进来,Lestrade的眼睛透亮而坦然,他知道这张纸条的字迹是Mycroft很少用的另一种字体,而他也早将下面署着“M.H”的那一小片撕了下来。


     是说这是他从哪里偷的好,还是以前带来的呢?Lestrade看着拿起他手中纸条的Dr.Smith,盯着他胸前的牌子,在脑中勾摹着Mycroft的眼睛,智慧的,温和的,那总能给他以力量。


     又一个脚步声响起,伴着伞在地上有节奏的点着,恰到好处的停在了正兴致勃勃阅读着纸条上内容的中年男人身后,Lestrade的心脏突然被人死死攥住,几乎要喘不过气。


     Mycroft的脸从未像现在这样冷厉,一条条绷起的纹路,煞白而愤怒,敲在地上越来越重的响声,他沉默着,高扬起着眉毛像无声的鞭子抽打着Lestrade,所有人都在静静的观望着处在风暴中心的他们,Dr. Smith转过头来好奇的看着身边这个年轻人,自他的印象里,还未曾见过这个向来冷淡又可靠的年轻人气愤成这样。


    “Mycroft,怎么了?”


     Mycroft冰冷的眼神扫过那张被男人捏在手里的纸条,倾过身子在他耳边低语了两句,Lestrade屏住呼吸,看见正对着他的医生眯起了眼睛,伸手摘下了戴着的金丝眼镜,放到了口袋里,似乎在斟酌思虑着什么。


    “那你和我来一趟。”挥了挥手让检查继续,白色长袍的Smith转了步子,Mycroft迟疑了一下,应了一声,向后退了几步,黑色的伞尖戳到了Lestrade的胸口。


    “滚回房间去,现在。”


     他的声音像是被冻住了,灰色的眼瞳冷如冰碴,让房间里几乎所有人都低着头不敢直视,只有看进去的Lestrade读到了其中的含义。


     回去吧,交给我了。


   “Lestrade先生,你没有听见我的命令吗。”


    Greg,走。


    “是,督导。”


     对不起,Mycroft。


    他装作畏惧低着头,胸口被轻轻戳的那一下让他的心都要裂开了,在让开的小道里快步走着,没人看到他湿润的泪水布满泛红的眼眶,一点点落在他的心头。


 


    日渐落下的夕阳收走了最后一点温度,抱着破旧的外套的身影一动不动,他坐在Mycroft的床边上,看着手心因焦虑而抠出的血痕。


    他在等待着一个审判,一如当初他曾坐在自己的楼上的房间里,等着收养他的家人给他的答案,然后他被送到了这里。


     门锁扭开的声音,一个高大的人影闪进来,Lestrade呆滞着松开手中的衣服,如受伤的小兽发着抖站起来,Mycroft在半对着他准备按开墙上的灯,他抖动着凑过去,嗓音低沉着呜咽,贴着那个冰冷的身子。


    “Greg,没事了。”Mycroft的手穿过他凌乱散落的头发,埋在他肩头的人抬起头,他眼眶通红,嘴唇喃喃的低语着“对不起”。


    “我说过,你小看一名督导了。我有能力解决这一切,只需要和他说那是我在这里闲暇时抄的,被你撕掉了一片,我犯的虽然是禁止的错误,但我毕竟是一名MI5,不会怎样的,而你就交由我惩戒了。”Mycroft笑着,不动声色地用左手支着伞让自己挺直身子,Lestrade却已经敏锐地向后退了一步,盯住了他的肩膀。


    “你受伤了,Myc。”


     看来受伤之后人的行为还是有所变化,尽管他已经尽力克制,但还是无法避免。值得一提的是,Greg盯着他的眼神,好像下一秒就要把他的衣服撕开一样,虽然他乐于如此,但鉴于声音里的紧张感,他更倾向于安抚好Greg。


     Mycroft点了点头,刚想酝酿措辞,就被拉住手腕拽到了床上。


    看来他要重新评估Lestrade的行动力了。Mycroft只能眼睁睁看着在他还没来得及举起手的时候,衬衣的扣子已经被全部解了下来,他只好顺从的抬起胳膊,配合Lestrade的动作。


    身后突然没了响声,他只能听见Lestrade粗重的呼吸,Mycroft一颤,一只温热的手轻柔的搭在了他的肩头,他侧过脸,跪在身边的Lestrade脸藏在阴影里,嘴唇在发抖,张着嘴的男孩似乎想说什么,又一句都说不出来。


    “Myc···”这是他脑海里唯一能思考到的词汇,他低低地呼唤着这个名字,深棕色的眼里尽是哀伤,粗糙的指尖不敢向下,只敢搭在那个尚且完好的肩膀上发着抖。


    他注视着Mycroft背上遍布的红痕,一道又一道,是藤杖抽打出来的痕迹,很多地方已经裂开,汗水和血混合在一起,淌在白皙的皮肤上。


   “小惩大诫而已,他没必要把一个Holmes得罪的太狠,”Mycroft感觉到那双手迟疑的放在了他的脸边,“这和你曾遭遇过的来比根本不算什么,Greg。”


     他总是这样让身边的人受伤和失望,脑海里能想象出Mycroft是如何和那个人周旋,费尽口舌解释,承担罪名,暴露自己更多的底牌,跪在那个人面前接受这样的惩戒,甚至被引起怀疑。


    感觉到Mycroft柔软的睫毛在他的手心忽闪着,低头看进那双灰色的眼眸,那个人冲他笑的得意,竟有几分Sherlock式的小孩子气:


  “你是在我保护下的人,我不会让你有事的。”


     Lestrade动了,他抵住了Mycroft的鼻尖,亲昵的,温柔的,注视着对方惊讶瞪大的眼睛,沙哑的嗓音从他唇间流淌出:


   “Because thou hast the power and own'st the grace


    To look through and behind this mask of me, 


   ( Against which, years have beat thus blenchingly


With their rains ! ) 


    and behold my soul's true face”


    Mycroft愣了一下,他静静听着那随身前人震动的胸膛的鸣响,舒展出了一个笑容。


 


译:因你有力量,拥有仁赋,能看穿我面具后(不顾岁月如此漠然践淋!)看见我灵魂的真实面目。(选自勃朗宁夫人十四行诗集第39首)   


P.S:《勃朗宁夫人十四行诗集》的英文直译是《葡萄牙十四行诗集》,但她是一名优秀的英国诗人。

再P.S:这也算俩人互相隐晦的表白了吧hhh,无非是你了解我我也了解你我们简直是soulmate的节奏呀~(可能他们互相没有意识到的双向暗恋?)过渡完感情之后再开虐



再再P.S:小夏居然觉得那是你哥的朋友:-D那是你嫂子呀略略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