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Sherlock-.-

【麦雷】Road To Salvation(五)

南烟:

前文请戳(1)(2)(3)(4)


摸索了许久好像终于找到了放链接的方法,不知道是否正确,如果有误请戳主页~


灵感来源于杨永信事件,在阅读了微博此事件的受害者写下的纪实文章后,我构思出了这篇文章。


1991年的英国,Lestrade19岁,Mycroft 23岁,Sherlock 16岁






(五)


   “我不得不说,Mycroft,你换了地方住后比以前胖了两磅,我以为你会更享受一个人居住呢,看来Gary惯坏你了。”


    “闭嘴,Sherlock,做你该做的。”


     Sherlock看着快指到自己鼻尖下的黑色雨伞,将手中的纸揉成一团扔进了冲他冷笑的Mycroft怀里,撇了撇嘴:


    “你昨天吃了几个甜甜圈,Mycroft,你不能让我对这么明显的事实视而不见,收买人的方法真是高明。”


     Mycroft灰色的眼瞳里闪过一丝恼火:“我是来和你确认,你最近联络的人是否可靠,我们的计划不容有失。”


    “缺人并不是把Lestrade牵扯进来的原因,最后一遍,我的人很可靠,我掌控着他们,你不是唯一一个会操控他人的Holmes,我的兄长。”Sherlock苍白的脸颊浮上红晕,黑色的卷发随着他的来回踱步而晃动着。


    “你现在这个样子,简直就像一个无理取闹的小孩,Sherlock,噢,我忘了,你就是一个小孩,幼稚可笑。”Mycroft慢慢将举在半空的雨伞撑在地上,他的脸色如大理石肃穆而坚硬,不慌不忙的摆正了领带走过Sherlock身边,他的声音逐渐低了下去:


    “我们走到了关键的时刻,警惕起来,Sherly。”


    Sherlock目光跟随着Mycroft摇晃着雨伞的背影远去,他闭上眼长长的叹了一口气,脑中交叉过几张已经被他反复确认过的面孔和信息,指尖被攥的有些发白,Mycroft没错,他们知道自己在对付什么,而一旦出错,这里没有人能够救他们。


    只不过···他停留在了记忆的一点,微微蹙起了眉,在他提到Mycroft收买Lestrade的时候,似乎Mycroft并不赞成他的说辞?


    世道真是复杂,Sherlock歪了歪头,脸上扬起了古怪的笑容,居然连Mycroft Holmes也找到了他可能认为还不错的朋友。


 


    “嘿,你回来了。”合上了手中的书,Lestrade翘着脚转过了身子,他大大咧咧地站起来,毫不吝惜地给了Mycroft一个足够扫除他一天烦恼的笑容。


    “你在看什么?”Mycroft将伞靠在床边,利落地解开西装外扣,挂在门后的衣柜上,转身看见Lestrade倚着,不好意思地冲他微笑。


    “我猜猜,我的书?”Mycroft看着面前像个犯错的大男孩一样,挠着自己头发的Lestrade,无奈地叹了口气,“没关系的,我之前和你说过可以看,别紧张。”他难得狡黠地眨了眨眼,“《葡萄牙十四行诗集》,是这本吗?”


    Lestrade眼中含着毫不掩饰的笑意,将身后的书拿出来晃了晃,“我没想到你会读这个,Mycroft,这可真是非常浪漫。”


   “I love thee to the depth and breadth and height


    My soul can reach, when feeling out of sight


    For the endsof being and ideal grace.


( 我爱你尽我的心灵所能及到的,深邃、宽广、和高度——正象我探求玄冥中上帝的存在和深厚的神恩)


    Greg,她是一位我非常欣赏的诗人。”


    “Mrs. Browning(勃朗宁夫人)”Lestrade回答着,掩饰地转过身去放书,他有些手足无措,方才Mycroft念诗时灰色的眼神太过柔和,尽管他明白这只是在朗诵时附带的真挚情感,而决非怀有他意,但没有人能在他那样的注视下无动于衷。


     Lestrade觉得自己快控制不住脸上的红晕冒出来,他能感到Mycroft的手轻轻拍了拍他的后背,还有他凑上来时低语时在耳边的热度:


    “Greg,最近照顾好自己,巡查可能会很严,注意身上别带什么东西。”


     Mycroft后退了几步坐到了自己的床上,低头开始他日常的整理记录,Lestrade却僵硬在原地,棕色的眼瞳忽闪着,慢慢抬起手摸了摸自己的后颈。


     刚才,好像,Mycroft柔软的姜红色头发就擦过了那里。


 


     规矩的把手交叠在桌上,Lestrade瞥了一眼身下摇摇欲坠的破旧木椅,小心的挪了挪屁股,训导课的铃声已经响过了,往日此刻应当站在上方拿着教鞭的A4班督导却迟迟没有出现。


    一阵尖锐刺耳的响铃毫无预兆的在狭小阴暗的教室里炸响,Lestrade一惊,看见门被踹开了,为首的几名高大强壮的“优秀学员”后面,密密麻麻地跟着所有班级的督导和主管人Dr.Smith。


    这是一次紧急突袭检查,Lestrade想起了Mycroft之前的提示,脸上的血色一点点褪尽,他控制着自己不要指尖发抖,眼神顺着那堆来检查的人的鞋尖穿梭,看见Mycroft支在地上的黑伞,让他的心抖动的更厉害了,口袋里的秘密仿佛在灼烧着,他宁愿这一切不要发生在Mycroft面前。


    “最近我发现有人在背地里偷偷做小动作,今天我们来检查一下,放轻松,孩子们,把你们的外衣脱掉放在桌子上。”穿着白大褂的医生推了推眼镜,将眼前的头发抹到脑后,笑眯眯地挥了挥手。


     站在最前面雄赳赳的十几个人几乎是同时冲了上去,Lestrade沉默地解开统一下发的那件灰色外套,那件衣服只在外面缝制了一个口袋,他指尖贴着裤腿,随着粗暴地指令将胳膊举到平齐,任旁边的几人将他全身上下彻底地检查。


    “衣服里没有问题。”


    “手放下。”


     Lestrade垂眼看着准备向后迈步的几双脚,他右手手腕紧压着裤子,指尖恰好够到裤兜的边线,大拇指内扣着小心翼翼地移动。


    “等一下。”他的手被抓住了。


     Lestrade远远地瞟见支在地上的伞尖颤动了下,他脑中一瞬间起了无数纷杂的念头,但他只是抬起头,对那名医生,恶魔,那名交叉着双臂微笑的中年男人伸开了手。


     汗涔涔的手心间躺着被折了几折的纸条,上面是 Mycroft写给他的诗句,他几次挣扎都不舍得丢掉。


     他已决意不将Mycroft牵扯进来,Lestrade的眼睛透亮而坦然,他知道这张纸条的字迹是Mycroft很少用的另一种字体,而他也早将下面署着“M.H”的那一小片撕了下来。


     是说这是他从哪里偷的好,还是以前带来的呢?Lestrade看着拿起他手中纸条的Dr.Smith,盯着他胸前的牌子,在脑中勾摹着Mycroft的眼睛,智慧的,温和的,那总能给他以力量。


     又一个脚步声响起,伴着伞在地上有节奏的点着,恰到好处的停在了正兴致勃勃阅读着纸条上内容的中年男人身后,Lestrade的心脏突然被人死死攥住,几乎要喘不过气。


     Mycroft的脸从未像现在这样冷厉,一条条绷起的纹路,煞白而愤怒,敲在地上越来越重的响声,他沉默着,高扬起着眉毛像无声的鞭子抽打着Lestrade,所有人都在静静的观望着处在风暴中心的他们,Dr. Smith转过头来好奇的看着身边这个年轻人,自他的印象里,还未曾见过这个向来冷淡又可靠的年轻人气愤成这样。


    “Mycroft,怎么了?”


     Mycroft冰冷的眼神扫过那张被男人捏在手里的纸条,倾过身子在他耳边低语了两句,Lestrade屏住呼吸,看见正对着他的医生眯起了眼睛,伸手摘下了戴着的金丝眼镜,放到了口袋里,似乎在斟酌思虑着什么。


    “那你和我来一趟。”挥了挥手让检查继续,白色长袍的Smith转了步子,Mycroft迟疑了一下,应了一声,向后退了几步,黑色的伞尖戳到了Lestrade的胸口。


    “滚回房间去,现在。”


     他的声音像是被冻住了,灰色的眼瞳冷如冰碴,让房间里几乎所有人都低着头不敢直视,只有看进去的Lestrade读到了其中的含义。


     回去吧,交给我了。


   “Lestrade先生,你没有听见我的命令吗。”


    Greg,走。


    “是,督导。”


     对不起,Mycroft。


    他装作畏惧低着头,胸口被轻轻戳的那一下让他的心都要裂开了,在让开的小道里快步走着,没人看到他湿润的泪水布满泛红的眼眶,一点点落在他的心头。


 


    日渐落下的夕阳收走了最后一点温度,抱着破旧的外套的身影一动不动,他坐在Mycroft的床边上,看着手心因焦虑而抠出的血痕。


    他在等待着一个审判,一如当初他曾坐在自己的楼上的房间里,等着收养他的家人给他的答案,然后他被送到了这里。


     门锁扭开的声音,一个高大的人影闪进来,Lestrade呆滞着松开手中的衣服,如受伤的小兽发着抖站起来,Mycroft在半对着他准备按开墙上的灯,他抖动着凑过去,嗓音低沉着呜咽,贴着那个冰冷的身子。


    “Greg,没事了。”Mycroft的手穿过他凌乱散落的头发,埋在他肩头的人抬起头,他眼眶通红,嘴唇喃喃的低语着“对不起”。


    “我说过,你小看一名督导了。我有能力解决这一切,只需要和他说那是我在这里闲暇时抄的,被你撕掉了一片,我犯的虽然是禁止的错误,但我毕竟是一名MI5,不会怎样的,而你就交由我惩戒了。”Mycroft笑着,不动声色地用左手支着伞让自己挺直身子,Lestrade却已经敏锐地向后退了一步,盯住了他的肩膀。


    “你受伤了,Myc。”


     看来受伤之后人的行为还是有所变化,尽管他已经尽力克制,但还是无法避免。值得一提的是,Greg盯着他的眼神,好像下一秒就要把他的衣服撕开一样,虽然他乐于如此,但鉴于声音里的紧张感,他更倾向于安抚好Greg。


     Mycroft点了点头,刚想酝酿措辞,就被拉住手腕拽到了床上。


    看来他要重新评估Lestrade的行动力了。Mycroft只能眼睁睁看着在他还没来得及举起手的时候,衬衣的扣子已经被全部解了下来,他只好顺从的抬起胳膊,配合Lestrade的动作。


    身后突然没了响声,他只能听见Lestrade粗重的呼吸,Mycroft一颤,一只温热的手轻柔的搭在了他的肩头,他侧过脸,跪在身边的Lestrade脸藏在阴影里,嘴唇在发抖,张着嘴的男孩似乎想说什么,又一句都说不出来。


    “Myc···”这是他脑海里唯一能思考到的词汇,他低低地呼唤着这个名字,深棕色的眼里尽是哀伤,粗糙的指尖不敢向下,只敢搭在那个尚且完好的肩膀上发着抖。


    他注视着Mycroft背上遍布的红痕,一道又一道,是藤杖抽打出来的痕迹,很多地方已经裂开,汗水和血混合在一起,淌在白皙的皮肤上。


   “小惩大诫而已,他没必要把一个Holmes得罪的太狠,”Mycroft感觉到那双手迟疑的放在了他的脸边,“这和你曾遭遇过的来比根本不算什么,Greg。”


     他总是这样让身边的人受伤和失望,脑海里能想象出Mycroft是如何和那个人周旋,费尽口舌解释,承担罪名,暴露自己更多的底牌,跪在那个人面前接受这样的惩戒,甚至被引起怀疑。


    感觉到Mycroft柔软的睫毛在他的手心忽闪着,低头看进那双灰色的眼眸,那个人冲他笑的得意,竟有几分Sherlock式的小孩子气:


  “你是在我保护下的人,我不会让你有事的。”


     Lestrade动了,他抵住了Mycroft的鼻尖,亲昵的,温柔的,注视着对方惊讶瞪大的眼睛,沙哑的嗓音从他唇间流淌出:


   “Because thou hast the power and own'st the grace


    To look through and behind this mask of me, 


   ( Against which, years have beat thus blenchingly


With their rains ! ) 


    and behold my soul's true face”


    Mycroft愣了一下,他静静听着那随身前人震动的胸膛的鸣响,舒展出了一个笑容。


 


译:因你有力量,拥有仁赋,能看穿我面具后(不顾岁月如此漠然践淋!)看见我灵魂的真实面目。(选自勃朗宁夫人十四行诗集第39首)   


P.S:《勃朗宁夫人十四行诗集》的英文直译是《葡萄牙十四行诗集》,但她是一名优秀的英国诗人。

再P.S:这也算俩人互相隐晦的表白了吧hhh,无非是你了解我我也了解你我们简直是soulmate的节奏呀~(可能他们互相没有意识到的双向暗恋?)过渡完感情之后再开虐



再再P.S:小夏居然觉得那是你哥的朋友:-D那是你嫂子呀略略略


 



评论

热度(28)

  1. My Sherlock-.-南烟 转载了此文字